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C2饰兽类瓦

2020-12-07 14:56:39  华耀机械网

近日,中国中保研汽车技术研究院(C-IASI)发布了《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》,并公布了2019年首批碰撞测试成绩,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在此次测试中突围。

据了解,C-IASI作为国内保险行业顶尖的碰撞测试机构,主要针对车辆的耐撞性与维修经济性、车内成员保护、车外行车保护、辅助安全四个方面进行测试。测试包含车内乘员安全指数、车外行人安全指数和车辆辅助安全指数等多个维度,每个维度的测评均由高标准的考量体系构成,评级分为G(优秀)、A(良好)、M(一般)、P(较差)四个等级。并且参与测试的车辆都是从市场上随机获得,可谓是力求最大程度贴近消费者的日常使用情景。

在此次C-IASI测试中,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在车内乘员安全指数、车外行人安全指数、辅助安全指数的成绩均达到了G(优秀)的评级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车内乘员安全指数测评中最具挑战性一项的“正面25%偏置碰撞测试”中,凭借着车身架构的优异设计和出众的车身刚性,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取得了G(优秀)评级。在过往C-IASI测试的数十款车型中,仅有5款车型取得G(优秀)评级,印证了日产汽车在华销售车型出色的安全性能。

此前不久,日产汽车委托独立市场调研机构-爱德曼智库(Edelman Intelligence)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了一项针对轿车的购买调研,调查显示有97%的中国轿车车主认为车辆在功能性上的表现尤为重要。

据悉,日产汽车已将旗下L2级别自动驾驶系统ProPILOT智控领航技术搭载至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车型上,这也是该级别首个配备此类系统的合资品牌轿车。同时,NISSAN i-SAFETY智能主动安全系统、MOD移动物体/行人预警、IFCW超视距碰撞预警等智能化配置,进一步提升了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安全性。

此外,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还搭载了全球首款量产可变压缩比发动机——VC-TURBO超变擎。这款拥有20年技术沉淀的发动机也获得“2019沃德十佳发动机”称号。

在销量表现上,日产第七代天籁ALTIMA订单连续三个月破万台,仅八月单月便实现10,459台的销量表现,同比增长12.5%。

不痴权力的内田诚,为什么会被日产推任CEO?

10月8日晚,在日产汽车发布会上,日产高级副总裁兼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被推举为日产新任CEO。此外,日产还任命同一联盟内的三菱汽车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·古普塔为首席运营官,任命日产高级副总裁关润为日产副总运营官。

上述任命最迟将在2020年1月1日生效。

这则任命也表明日产空缺22天的掌门人正式确定。

舆论认为,内田诚这匹“黑马”的脱颖而出,着实有些“爆冷门”,毕竟在前CEO西川广人辞职后,日产COO山内康裕和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关润曾是唿声更高的两名候选人,甚至是临时指掌日产的山内康裕,也得到了日产部分管理层元老的支持,看上去每个人都比内田诚的胜算要大得多。

但如果对内田诚有所了解,可能就会发现,以日产的现状,无论是从个人的性格,还是对日产业务的熟悉程度,其实内田诚才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不痴迷权力的内田诚

在大多数日产内部人士眼中,内田诚是一位“非典型”领导者。

不同于戈恩的成本管理理念,也不同于西川广人的利润至上理念,内田诚从加入日产负责采购业务后,就是一名坚定的务实主义者,他对成本的控制有近乎疯狂的追求。最重要的是,内田诚从不干预其他部门工作,只是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儿,这种坚定的职业道德让内田诚迅速在日产高层中脱颖而出。

一位日产内部人士曾表示:“内男诚是一个思维敏捷的人,并且会坚持自己的想法。他不痴迷权力,他被认为是一个能干的管理者。他更喜欢从容地站在客观的立场去分析幕后情况,而不是永远占据中心位置。”

或许是受到戈恩和西川广人连续两任CEO的阴影所致,日产内部选择内田诚,其实也是看中内田诚这份坦率且稳重的性格。日产相信,内田诚不会再像戈恩和西川广人一样,对权力的迷恋转变为金钱的迷恋,让日产再次陷入金融腐败丑闻中,毕竟现在的日产已经不能再承受那样的打击了。

日产的当务之急是“恢复”计划

“日产汽车需要尽快摆脱当前高管任命和决策停滞不前的局面。”这是诸多业内人士对日产的现状分析。

这也意味着内田诚将面临一份艰巨的任务清单:扭转母公司利润暴跌的局面、重建日产汽车北美业务、处理与雷诺汽车新的交叉持股问题、完成戈恩丑闻的清理工作。

“对公司而言,最重要的是恢复计划。”日产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长丰田正和表示,“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最大挑战。”

目前,日产正经受着严峻的利润危机。

在戈恩被捕后,日产的业绩开始一落千丈。2018财年,日产汽车实现营收11.57万亿日元,同比下滑3.2%;营业利润为3182亿日元,同期相比下降44.6%,创十年来营业利润新低。

业绩下滑这一颓势延续到了2019财年,今年第一财季,日产汽车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72万亿日元;净收入为64亿日元,暴跌94.5%;营业利润为16亿日元,暴跌98.5%;全球销量为123万辆,同比减少6%。日产预计,整个2019财年净利润同比将减少47%至1700亿日元,全球产量缩减15%,这将是日产近10年来最大的一次减产。

诚然,2018年全球车市环境及商业环境的转变,是日产汽车在2018年净利润拦腰折断的因素之一。反映在具体的销量方面,日产汽车2018年全球销量为551.6万辆,同比下滑4.4%。作为主要海外市场,美国和欧洲地区的销量呈现下滑趋势。在美国市场,日产汽车去年售出新车144.4万辆,同比下滑9.3%,市场规模相对较小的欧洲市场,2018年销量下滑至53.6万辆,同比大跌17.8%。

但与日产在全球其他市场销量下滑形成对比的是,中国市场则增长2.9%至156.4万辆。2019年6月单月,日产汽车的中国销量更是创新纪录达13.1万辆。

今年4月,日产汽车曾表示,其核心管理层将有更多机会聆听来自中国市场的声音,并将基于中国市场的变化趋势,做出更加迅速、准确的判断与决策执行。

可以说,日产的“恢复”计划重心将在中国,这已经是日产的共识。而经营中国市场多年的内田诚,自然会出现在日产高层眼中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8年4月,内田诚接替关润担任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。2019年4月,内田诚升任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成员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。

在掌管日产在中国区业务后,内田诚曾大展拳脚。他深入分析中国汽车工业环境,着手修改了日产在中国的采购策略,并在短时间内推动日产汽车动力总成零件生产落地中国。

中国实行新能源车“双积分”政策后,内田诚推动日产汽车在中国连续发布了3款新能源车型,并调整了日产汽车在中国市场的生产与销售配额。日产在中国市场的电动汽车产品序列扩容,被外界视为他最杰出的贡献。

即使在中国汽车市场下行和日产内部剧烈动荡的情况下,内田诚仍然帮助日产稳住了在中国市场的局面。

可以说,具有中国市场背景才是内田诚当选的重要原因。日产汽车董事会主席木村康表示,“董事会认为内田诚是推进日产未来业务的合适领导者,希望在内田先生新的领导体系下,恢复早期业绩并重建新日产。”

“腹黑”的雷诺有无作梗?

在内田诚的使命中,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是缓解与雷诺之间的关系。

在履新中国区业务之前,长期掌管联盟采购业务的内田诚一直与雷诺关系密切,并受到雷诺及日产董事会中雷诺方面成员青睐。

也正是这个原因,有舆论猜测雷诺在日产CEO决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甚至是主导了内田诚的上台。

可仔细推敲下来,就可发现,这个论断根本就不成立。

首先从日产方面来说。对于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,日产内部对此长期存在不满,因为日产在联盟中对销量和利润的贡献最多,但销量表现较弱的雷诺始终占据主导地位,日产一直期待新的领导人能将其“从被压迫的状态中解放出来”。

基于这个考虑,日产根本不可能推举亲雷的内田诚。

或许有人说,雷诺拥有日产43.4%但股份,内田诚是得到了雷诺的支持。可是,日产是出于“恢复”计划选择内田诚,又迫于雷诺压力不得不选内田诚,这本身就是两瓶毒药,日产为什么要选择雷诺这瓶?更何况雷诺在中国市场是什么样子,日产又不是不知道。日产作为典型的日本企业,谨慎一直是其企业风格,他们有必要让自己再次陷入困境中吗?

其次,雷诺有没有从中作梗,实在是有待商榷。按某些舆论的观点,“雷诺方面认为内田诚比关润更容易控制。”可是,内田诚并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,他有坚定的职业素养,也有自己的思维模式,这样的性格注定不会受制于人,只会踏踏实实做事。这一点,相信雷诺也是了解的。

或许,雷诺在日产CEO的决定中有关键的因素,但绝不是决定性的因素。雷诺与日产关于联盟内部的争执由来已久,双方根本不可能选择有亲雷诺或者亲日产的高层。对于他们双方来说,一个两不相靠的局外人才是最优选择,毕竟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只是一个松散的合作,不是一个独立的汽车集团,更不是权力角逐的“宫廷”,共赢发展才是他们的目标。

但无论如何,对于时下正处于复杂多变的环境中的日产汽车而言,新任CEO内田诚也面临不小的挑战,其决策将关乎日产汽车的未来,内田诚重建新日产或将面临巨大挑战。

天津订做冲锋衣厂家

订做T恤衫公司

定制文化衫

定制棉服公司

相关资讯
友情链接